首页 > 杂货

我的观点很明确:当今素质教育无法贯彻的本质原因就是政治原因。

“教育”是一个古老而又常新的话题。提起古代教育,现代人大都不屑一顾,认为古代教育完全是统制者麻痹人的工具,先秦子学、两汉经学、魏晋玄学、隋唐佛学、宋明理学以及中世纪欧洲神学,无不是围绕统制者做向心运动,没有什么本质区别。相应的,考试也必将成为统制者选拔犬牙的工具。趋炎附势者被提拔,成为新的统制者;桀骜不逊者坚持自己的信仰,他们追求自由却最终沦为被统制者。两者都对自己的理念坚信不已,两种理念激烈的碰撞,统制者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不得不对被统制者进行残酷的精神和肉体镇压,被统治者则在压迫中不断积聚力量,直到有一天,“火山”历史必然性的爆发了,原来的被统制者摇身一变成了统制者,而昔日的统制者则沦为被统制者,甚至从历史的舞台上完全消失。新的统制者们彻底洞察了昔日统制者政治体制的各种弊端,他们“鉴前世之兴衰”以巩固自己的统治,他们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又不得不像曾经的统制者们一样牢牢握住“教育”这一强有力的思想武器,只不过他们已经在长期的苦难中变得更加宽容,更加聪明了。就这样,教育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而进步,发展到今天,教育已经达到了比较完善的地步,但由于统制者和被统制者依然存在,教育的政治因素就不可能彻底消失。

阅读全文

写这篇文章的初衷,缘于那次看北大学生与克林顿“舌战”的节目。从这场“战争”中,我吃惊的发现,原来这一代青年是如此的爱国,简直爱到了让人可怕的地步。后来无意中又看到北大怪才余杰关于此事所暴出的内幕,尤感惊讶,用鲁迅先生的话说:“我真的有写一点什么东西的必要了!”

谈论“爱国”这样一个严肃的主题,实际上是把自己逼上了一条绝路,谈的好了,叫做叛逆,谈的不好,叫做叛国,因为在我们中国人心中,忠君爱国早已成了一条千古不变的真理,这就要求谈爱国必须从谈真理开始。

阅读全文

  我从初一开始住校,到现在为止,生命的三分之一个夜晚都是在男生寝室里度过的,对男生寝室颇有感情,因此就想为其写点什么,已表心情。可无奈很多东西看着听着没什么,一旦用文字表达出来,就有失大雅,甚至会被人骂做痞子。更基于本人以后还要在男生寝室里混的考虑,就一直没敢写。如今好了,学会了上网,反正没人知道我是谁,不但可以写,还可以夸张,怎奈一个“爽”字了得!

阅读全文

很多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在论坛流行的时代,做过很长时间的蓝色理想flash技术版主,喜欢写一些技术教程,帮别人解决一些技术问题。其实当时并不知道写文章能带给我什么,仅仅是因为本能的分享冲动。尽管混论坛带给我的收益远远超出想象,但现在回想,“乐于分享”还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可以长期坚持下去的最底层动力。但是这次开通博客和公众号,除了分享,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为什么呢?

阅读全文